不想写博客。不想看书。 不想吃饭。 到了夏天想做什么都懒得。在家里的时候就想赖床,到了外面只求尽快躲进空调的拥抱。天儿热得像一条吸饱了水的被子,一出门就被它压迫。夜里也不见慈悲的甘 霖,在街上看见被主人晚上溜的“黑犬”一脸疲态,它的舌头因为热度酥软地凸出来,这让我第一次对京巴儿有同情感。我一向声称最喜欢夏天,不是扯谎,小时候 在暑假里享受的难得的自由,加上我糟糕的记忆力,对闷热所持的愤懑随着每个夏的离开而荡涤干净。可现在它回来了,我每天从办公室走五六公里的路回家,最近 发现走了一半自己就已经透不过气,浑身臭汗,不得不找个地方歇会儿。在路上不晕倒就算成功,目前对自己没有什么其它的要求。

以前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学好外语,多看书,练好空手道等等。现如今我找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女朋友乖张伶俐,几个哥们儿也靠得住,住的房子也相当 安全 — 总之就是称得上满足了。 不知是好运还是夏天的闷热让我迟钝,发现最近就是想不起什么“要求”来。这让我害怕:自己的情况好是好,有点儿技艺傍身,钱也差不多够养活自己,可难道不 能再好?最让我惊讶的是发现了虽然知道自己太随意,但就是不知如何下手去搞搞更有意思的意思。

“稳定 ”, “安全” 几乎是普罗大众的理想,可其实我怕它。大概是因为年轻,大概是因为打小父母给的革命教育,大概是目之所及的所谓“三十而立”的人都十分无聊,“满足”二字 在我眼里一直都夹带着 “威胁”。从小就知道“满足”很容易变成“得意”,“得意”很容易变成“傲慢”或 “停滞不前”。 美国东部的城市居民老说要“保持敏锐”,也就是说不能太满足,一定要有向往和追求。这并不一定是说物质方面上的追求:有的人因为社会的不公就追求一个更好 的 世界,如Ralph Nader, Martin Luther King, Jr., Harvey Milk,Chen Guangcheng等激进主义分子,有的人因为宗教就要求一个更好的自己,有的人因为本就不喜欢自己而要求另外一种人生。我呢?现在是个问号,也许一直 会是个问号吧,句号反倒令人惶恐。

几天前偶然看到了美国20年代的专栏作家Don Marquis写的诗,感觉完全配合最近的情绪,想给大家翻译,分享一下。 首先要道歉:美国著名的诗人Robert Frost曾说过 “诗意者,译中所失也”,恐怕的确如此,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还会喜欢:

“蛾的启示”
(the lesson of the moth)

那晚跟飞蛾聊天
他正试着破灯而入
自炸于电丝上

你们这帮家伙
何必这样恶搞
我问他
循蛾的惯例
还是非得如此
若是裸烛
你们早已成了煤渣
难道竟没有
这样基本的常识

(常识)有的是
他说
不过有时
我们厌腻了循常
宁愿尝试
刺激和美丽
火焰是美丽的
万一靠得太近
会遭其杀戮
可又如何呢
一刻的幸福
然后与美丽同焚
比百岁和一世的无聊
要好得多
所以我们将岁月集成
就像成一卷钱
然后将钱赌光
生命便是如此
成为一场美丽的局部然后逝去
总比完整的存活
而从不跟美丽联络
要好得多
我们对生命的态度
就是来时从容去时淡定
自若得如人类
文明得不知所措以前的样子

不等我说服他自己的哲学是错误的
他就去了
在雪茄打火机的焰上自焚
我并不同意他
我自己还是宁愿有
一半的幸福和两倍的
长寿

只是同时
我但愿有
如他对自焚
一样的渴求

arc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