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话题

最近通过博客上面的留言板,我收到了一些稍微令我反感的评论。留言者大部分是善意的 (除了一两个叫我“滚回美国去”的小例外),可是看到一些诸如“哪怕你有1/N的中国血统也好……”“发现自己的中文不如老外的那种感觉之前‘大山’带给过我一次,你是第二个。”之类的留言,还是忍不住翻一下白眼,因为赞美背后掩不住小觑。

这自然不是第一次。 在哈尔滨的时候经常打不到车,一旦拦着了车,也难以让出租车司机相信坐在他车里的外国人在讲普通话。对话实录为证:

我: 您好, 去中央大 ……
他:听不懂。 你换一个车吧。
我: 不不不, 我在说中文呢。
他: 听-不-懂! 我-不-会-俄-语。
我: 我也不会,哥们儿。 我中文讲得比你标准, 你还……
他: 听不懂!
我: (下车, 自言自语地) 傻X。
他: (满脸惊诧状,眼部肌肉大力做伸展运动)
我: 哦, 这你就听明白了。

在博客上留言的人虽然没这么烦, 但在我看来,他们的思维逻辑在同一轨道运转:

i.    外国人不会中文。
ii.    Brendan是外国人。
iii.    所以,Brendan不会中文;或,写Brendan的文章的不是Brendan;
(有的人想得有点不一样)第三种可能性便成了:Brendan是特务,将第二种语言是他的专业技能。

我考虑了这个问题,估计造成这种误解的原因有二: 第一, 在中国住的外国人当中,大部分对当地的语言一窍不通; 第二,很多中国人认为自己的语言里有什么蛮夷狄戎无法领悟的神秘特征。 既然双方都偏颇难免,我就姑且胳膊肘往外拐一次,从第二讲起:

北京人见到外国人讲中文基本不怎么当回事儿。但在这里跟陌生人闲聊的时候还是经常有人问我(或者直接告诉我, 就好像我以前不知道)中文是不是很难学。 “跟其它语言差不到哪儿去”,这个答案对他们来说好像是一个惊喜 —不过我是真的觉得英文比中文难学。拿我另外学过的两种语言来做个比较: 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对英语为母语者应该算是最好学的语言, 不过其动词变化的规律对有的人来说还是很违反直觉的。 中文的声调和汉字, 虽然一开始看起来很可怕,但这只是缺少假以时日的练习而已,至于语法方面,起码和其它语言的动词变化规律一样,没什么特别让人头疼的。

数百年来,一直有会中文的外国人: 唐朝有走丝绸之路的阿拉伯商人, 清朝早期有利玛窦,朗世宁等耶稣会的传教士, 晚期有主持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等。而且我的偶像,David Hawkes,一个像郭沫若、傅雷一样伟大的翻译,深入研究了红学, 把 《红楼梦》英文版翻译得再完美不过。

所以说, 外国人学中文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那么为什么还是少数呢? 如果要一概而论, 只能说是因为“懒” - 不过 这群在中国生活的外国来的惫懒人物,,我还是卖个关子,留待下回分解吧。(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