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国道

有的时候, 任何事情都会把我气得不行。 连小小的,无足轻重的事, 如街上的民工动辄向我Hello起来,或加塞儿等非和谐行为,都可以将我的好心情一扫而光。那一刻我会禁不住想,这种事情在美国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最频频使我雷霆大发 的并非遇到喜欢坑老外钱的摊主,也不是地铁里不懂得“先下后上”之美德的通勤者, 而是在大街上遭遇压根儿不会好好儿走道的蠢物。

也许是因为我来自美国东部吧;美国东部的人, 尤其是纽约和费城的, 因其直来直去而得名:说话也是,做生意也是,走路更是。 在大城市的闹区逛街, 只有一个准则,即:首先选好目的地,然后低着头,眼睛死盯住脚下的路,靠着人行道的右边,快步前行。手要放在裤兜里, 目光不能在别人身上逗留,步伐要坚定,不为任何原因停步。中国大城市的上班族似乎还是不懂这个,我大概每天都会有好几次因为走在我前面的人不懂得步行而必须突然停步等他们结束傻兮兮的东张西望。 我亲爱的中国兄弟姐妹,求你了,别他妈挡着道,这实在是让人不胜其烦。

在这种时候,我必须得深呼吸, 倒数十下将性子耐住, 同时列一下我之所以喜欢中国的原因来取悦我自己:

1)语言

我六年前就迷上了中国的语言,到现在还没学腻。 每当回国的时候总害怕因为长期没机会讲中文而因此生疏。 我从小一直喜欢学外语, 每种语言都有自己的语感:西班牙语很易兴奋; 意大利语富于表情;爱尔兰语抑扬顿挫, 可是在我所学过的语言当中,中文还是最顺口的。去年在费城把本科学位念完时,每天都恨不得说中文。

2)饮食

其实西餐并不像大部分的中国人想的那么简单; 再说,我最爱吃的并不是中餐,而是越南菜。 (也有可能是印度菜或墨西哥菜, 还待商榷。)不过,中国菜的菜系多得不容易吃腻;我最喜欢的是川菜和湘菜,这在美国较为难得。

3)新鲜

我第一次来到北京是2001年, 02年夏天回到了北大却发现了校园附近所有熟悉的地方都没了,物非人是。去年有两个朋友从费城来看我,我当他们的导游的时候带他们去北京前门附近的胡同玩儿, 可一到地方就发现大部分已经被拆了:北京市正忙着为了08年的奥运会把所有本来就不多的幸存的好地方给销毁, 这种让我常常找不到北的变化代表着中国经济,文化,艺术的迅猛发展。

4) 安全

搬到了中国以后才发现了住在国外有多危险。初到中国的时候老有人问我是不是感觉中国比美国安全多了。我第一次听到这种问题时可是奇了怪了,问对方他是什么意思,对方解释道在美国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手枪么? 不是黑人与白人之间的矛盾特别的厉害么?这些问题还真在点子上,第二天我就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国外的各种天灾人祸的报道,处处是暴力犯罪, 人权侵犯等耸人听闻的事情。 原来西方的媒体都要经过审查的, 我对此真是大开眼界。 我记得在美国的报纸上几乎每天都有关于环保缺陷, 贪污腐败, 贫富差异的新闻, 中国的报纸上完全没有,充分证明了这里的生活品质远比西方国家的好!

这么想, 倒数了八下我就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提醒一下自己为什么愿意住在中国, 然后开开心心的继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