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学

三四年前,我在哈尔滨做了一年的英语外教。 那年,虽然没有时间正式上汉语课,但我的中文水平还是大幅度地提高了。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语言环境,而是因为当时,在每天与中国人接触的情况下,我会将耳朵变成吸尘器,每当有人说出陌生的词语, 我就会刻意记住,回家以后马上就查词典,生词学会了以后就在心里重复上几遍,尽量模仿着人家说话的口气 。我这样学会了很多新鲜的词儿, 使我的汉语口语变得更自然。我周围的人都无意中充当了中文老师,让我吸取各种各样的新知识。

比如说我楼下小卖部里的马阿姨。不知道为什么, 马阿姨总是特别的担心我,也许是因为我当时才19岁,样子也显得比实际年龄小的缘故。她关心的口吻中总带着典型的中年妇女的东北腔儿:“哎哟,你咋想的呀 你!咋穿得那么少,外面儿多冷呢,你找死么?—嗯,嗯 — 一盒烟。少抽点儿,啊。有害健康,意思是对身体不好,知道么,不—好—。……再见,啊。拜拜!”

还有我六七岁的学生。 他们特可爱,不停地,小动物般的跑来跑去, 让他们坐下也坐不住几秒钟, 他们不是坏孩子,就是孩子。他们偶尔会尖声地喊,“外教老师!外教老师!!”然后举起手,身子跟手一起摇着。“外教老师!” “怎么了?” “外教老师!”“什么事?” “我…我要小便!”

最出彩儿的还是出租车司机。他们一直在说话,要不是自言自语的嘟囔, 要不是义愤填膺地向其他司机骂骂咧咧:“妈的,兔崽子,狗日的王八蛋,你再他妈的抢道! 有种来试试!”

我一直认为这样学习外语的方式最适合我:其实我从小就是差生,在课堂里几乎没努过力,也没费过劲。跟周围的人学习,好处多多:不用上学,不用买课 本,不用怎么努力,也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学习。所以我准备回国的时候特别害怕一旦回去,不但语言水平会停滞不前,而我所有努力积累的中文一下子就会向筛子里 的水一般都漏出去。幸亏回美国之后发现了费城有很多的中文电台。我从小就没有看电视的习惯,可是为了练习中文,过了不久,我就开始了每天看一个小时的中文 节目.

若有人问我怎么练习外语,我绝对会叫他足看电视连续剧。第一:它能让学生们接触很多课本里没有的单词。美国的课本比中国的课本要好多,可是还不会解 释 “婚外恋”和“外遇” 的区别,大概教科书里都不会有学生们最想学的词汇。 电视剧还会让学生们体会到语言在不同的语境里的不同的形式,就是说,古装 戏所用的之乎者也不会在科幻电影里出现等等。

第二,更为重要的是,跟电视剧学习还会提高人们的应对能力,只要人背过一些比较精彩的情节,就可以对任何事情,无论有多么意外,做出正确的反应。比 方说,如果以前我女朋友跟我说她肚子里怀了我们的孩子,已经两个月了,我准会傻眼的。可是看过电视剧以后我就知道该摆出一幅很伤心的表情说,“你一直瞒着 我,是不是觉得我不配做父亲?”

生活很复杂,不愉快的事在所难免。女读者们,如果您发现您的丈夫和您的妹妹曾发生过一夜情,您肯定不会冷静地跟他谈谈。您甚至有可能惊愕得无言以 对。学了电视剧就容易啦,自己不需要去想,就可以引用所听过的台词熟练地说:“你变了!你已经不是我曾经爱上的那个人!他善良,诚实,而温柔, 你却 —!”然后哭着跑掉。这才叫正确的反应!

其实,我还没有过机会用我从电视剧所学到的词汇,可是我还打算继续学习,继续进步。假如有一天我爸被清朝的土贼杀死,我就会仰天长啸:“爹!爹!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