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博客让我失恋!

中国最近出现了“明星博客”的现象,我第一次听说就兴奋地回家上网瞧瞧我最喜欢的明星究竟文笔如何。对我来说,博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我自己96年就有了自己的网页,2000年开始写博客。

我通过互联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大部分是博客。小的时候看书时喜欢对作者的个性做出一些猜测, 看博客也是。 区别在于, 写博客的人平时会把自己的联系方式放在上面, 以便有心的读者给他们发e-mail。 偶尔如果特别喜欢一个网站, 我会跟作者联系, 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更理解他。 这样发现了我最初对作者的个性评价往往是对的。

我自己的博客不是明星博客,但还是有不少的读者。我很乐意给他们发e-mail或者聊天,甚至(如果关系很好)也会跟他们出去和咖啡。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常常会很尴尬,一是因为我比较腼腆,二是因为他们虽然早已知道我的性格是什么样子,但对我的外表的想象往往是大相径庭。

我始终不上传自己的照片,最初是因为没有扫描仪,后来只是因为跟网友见面的时候,喜欢听他们说对我的长相的种种非准确的猜测。有一个网友说了我有胖子的文笔;另外一个网友因为我博客的设计而肯定了我有一头红色的头发 (也许是因为Brendan O’Kane是个极具爱尔兰色彩的名字); 有的以为我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 有的以为我是个烟不离手的痞子(真相大概在两者之间)。

我的很多网友就这样变成了真正的朋友, 其中的博客文笔最好的就成了最亲密的朋友 —— 这可能算是 “以书会友”的一种比较纯粹的方法吧。 我一直认为写作是作者与读者的一场对话的一半, 通过博客上面留言等方式, 读者们可以完成对话的另一半儿。

在美国,有的人是因为写博客而成了明星,可是已有名的人写博客还是较为罕见的,中国好象正好相反:写博客出了名的人几乎没有(除了“木子美”,“芙蓉姐姐” 以外),可是写博客的明星多如牛毛,这可被追星族们逮着了!

“一见钟情”这事儿我好像只经历过一次,是看张艺谋导演的《有话好好说》时初次看到瞿颖,我就知道我愿意跟这个女人度过余生,我是这样计划的:结婚以后,我们可以搬到西西里岛开一家咖啡店。每天晚上停业以后我会为她弹奏曼陀铃,唱小夜曲。我们有两个儿子,叫斯大林和耶稣。

所以,我在新浪看到“瞿颖的博客”的链接时,忙不迭地点击了“进入”, 期待着与我心爱的人在进一步亲密接触。

可惜, 我的跟小瞿私奔的美梦一下子就被破坏了。 瞿颖, 我心中的惟一,我的生命之光, 我的欲念之火, 我的罪恶, 我的灵魂, 简直文盲一个。 更好地了解我们的偶像啊, 也许不一定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