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之旅

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都会把它的街道走熟悉。 我本来就喜欢串着费城的大街小巷溜达溜达,这跟在一个新的地方探索是两码事儿。 我几乎早就把费城所有的地区都走过一遍, 在费城走走就像是巡视我的地盘儿似的。去不熟悉的地方,沿街探访也是接触城市最好的方法, 能让人体会到街区的节奏。从旧金山的Mission (教堂)区车站出发,可以走过夜总会和高科公司,走过唐人街的菜市场, 走过Broadway大街的脱衣舞场,或是在纽约走路便可以享受中央公园的宁静,东南市区的画廊, 华盛顿公园的毒贩们,运河街的二手电子商场,地狱之厨市区的酒吧 —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性格,每个街区也是,仿佛城里有城。这些,坐地铁就看不到,开车也许能略微好些, 骑自行车更好, 但是如果想真正地达到和一个地方接触的预谋,实在没有比走路更好的办法。

到了中国以后, 发现了中国的城市不怎么适合散步。或许是解放以后所建的街道太宽而步行道太窄,又或者是中国城市里的建筑都大同小异,反正总的来说, 在中国的城市走路没有给我什么感觉。帅联邀请我去珠海的时候,她特意地说了澳门很适合散步,于是我很盼望。

那时候是春节,北京特别的冷。我穿着大毛衣, 厚毛裤,肥外套去了首都机场,上了飞机以后却见其他的乘客大部分穿着T恤衫。在广东白云机场下飞机的时候,细雨绵绵,却很暖和,感觉如同换了季节。

那次旅行,除了散步, 我还有另外一个计划:在美国的时候,午餐平时吃一顿叉烧饭。 在北京不怎么吃, 不过我一想到要去广东,就决定了要像旅行社的常有的“美食之旅”一样来一个“叉烧饭之旅”, 在珠海,顺德,广州, 深圳,澳门的各家饭馆都要吃一顿。可惜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每点叉烧饭都会挨服务员批评: “我们怎么会有那么普遍的菜哦?”只有在白云机场吃了一次,还觉得不如我在美国吃的。

旅游的其它方面反倒更顺利一些。我从没去过洛杉矶,可按电影里所拍的好莱坞,好像与珠海很相似: 每天是阳光明媚, 相当于北京国庆节的气候,只不过少了游人的趋之若鹜,多了北京没有的清净,连棕榈树都有。

当时因为是春节期间,大部分的饭店什么的都关门了, 时间表也是满满的,没机会更多地了解珠海。除了宜人的气候和赖床的时候叫“真功夫”的外卖之外,没什么太突出的印象:珠海好像是一个标准的中国式的城市之一。

可是澳门是一个真正的城市,至少从外观上:街道是窄窄的,屈曲的,乱七八糟地在半岛蔓延。中国大陆的城市对我来说都太规矩了,太“计划”了,生动的 感觉也就消失了大半。 我忍不住想城市究竟是被谁主宰,不是人吗?为什么有的地方什么都有,就是少了“人气” 呢。可是澳门,一出海关,就嗅到了那浓浓的“人气”,尤其是过春节的时候,闻起来让人禁不住雀跃。如果不是因为要回旅馆拿相机,后来怕影响看门的大伯睡觉 而没有再出去,我恐怕可以走上一整夜。

我也去了香港,只是停留的时间太短印象不深,不过从香港回到珠海海关的时候,因为我的肤色而成了唯一填写什么检疫表格的人,我觉得很生气,这种歧视是我不能忍受的,这也大概是我在广东之旅中唯一的遗憾吧。